<label id="yojob"></label>

    ?二胡

    您好! [請登錄]   [免費注冊]

    <先發貨后付款 三年包退換> <整筒和雙底托專利>

    熱門搜索:紅木二胡黑檀二胡紫檀二胡老紅木二胡小葉紫檀二泉二胡二胡配件整筒趙寒陽龍頭
    • 肖老師  139****5420  4月13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唐老師  181****5369  4月13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張老師  151****5233  4月12日 購買了 黒檀二胡
    • 韓老師  166****7233  4月9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汪老師  138****5563  4月9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梁老師  131****5683  4月9日 購買了 黒檀二胡
    • 喬老師  133****9878  4月7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李老師  189****4236  4月2日 購買了 黒檀二胡
    • 劉老師  139****3656  3月30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王老師  189****3599  3月29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黃老師  188****8973  3月29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楊老師  189****3599  3月24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唐老師  188****8973  3月24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張老師  139****3656  3月22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陳老師  189****4236  3月22日 購買了 紅檀二胡
    • 謝老師  133****9878  3月22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鹿老師  131****5683  3月22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圓老師  138****5563  3月22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潘老師  166****7233  3月22日 購買了 老紅木二胡
    • 莫老師  156****6547  3月22日 購買了 老紅木二胡
    • 高老師  157****6965  3月15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夏老師  139****4633  3月19日 購買了 印度整筒小葉紫檀二胡
    • 吳老師  159****6326  3月15日 購買了 黒檀二胡
    • 趙老師  137****5777  3月12日 購買了 老紅木二胡
    • 溫老師  137****4395  12月7日 購買了 黒檀二胡
    • 邵老師  137****4529  12月7日 購買了 老紅木二胡
    • 包老師  134****4687  12月7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柴先生  138****1497  12月3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 孟老師  158****7463  12月3日 購買了 黑檀二胡
    • 張老師  136****4541  11月27日 購買了 紫檀二胡

    對二胡縣委書記應該多鼓勵

    發布日期:2021-03-20

    就算他是一個普通的、與公園里拉琴的老頭沒區別的人,靠著一種“丑媳婦不怕見公婆”的勇氣,敢于上臺在眾人面前秀一秀琴技,這本身有什么錯呢?

    前不久,四川南部縣委書記何修禮與四川交響樂團合作演奏的一段視頻遭到大量吐槽,引來一片“糟踐耳朵”、“魔音入耳”、“午夜驚魂”之類的評價。對此,四川交響樂團副團長李文和回應,這是2012年底在南部縣的一場惠民演出,并非專業音樂會?!赌戏蕉际袌蟆吩趫蟮来耸聲r也提出質疑:一件發生在2012年的舊事,為何現在被拿出來晾曬?起因只是一名叫朱力安的外國大提琴手,發微博評論了一下這件舊事,而且只是就事論事,并沒有多么深厚的背景原因。那么,從音樂藝術本身而言,這個縣委書記有沒有做得太過分呢?

    老實說,他的二胡水平確實不高,很業余。二胡被公認為中國民族樂器中難度的一種,甚至比西樂當中最難入門的小提琴還要難,因為它只有兩根弦,沒有指板,比起四根弦而且有指板的小提琴來,把位的變化要求更高,音色的控制也更難。郎朗的父親郎國任,也喜歡在兒子的音樂會上秀一把二胡技藝,拿手曲目是《賽馬》,郎爸雖然也是業余的,但水平要比這個高出很多。業余愛好者偶爾在狀態好時也能拉得不錯,但是基本功上的欠缺還是很容易顯現出來,特別是一登臺,一緊張,那聲音馬上就散了架,音準沒了,節奏也丟了,連平時練琴時的三成水準也發揮不出來。除此之外,與樂隊、合唱隊進行合奏,又是一種更高的要求,是另一種功夫。業余愛好者與專業的交響樂團合奏,本來就屬于“小馬拉大車”的狀態,而這個更是屬于非常非常弱小的“馬”,在拉一輛很大的“車”。從視頻上可以看出,何修禮的表情十分緊張,可能是第一次與樂團合作,而且還有合唱團伴唱,光是這種外來壓力,就足以讓業余愛好者那并不扎實的基本功原形畢露了。

    然而,作為一場娛樂性質的惠民演出,這又算得了什么呢?甭說四川交響樂團這種地方團了,就連大名鼎鼎的柏林愛樂樂團,也曾經在露天音樂會上把指揮棒交給了一個小孩,小孩還真的煞有介事地學著卡拉揚的樣子,“指揮”樂團演奏了一首節奏單一的曲子。音樂本身就應該是親民的、放松的,對專業工作者和業余愛好者就應該實行“雙重標準”。這對發展一個國家、一個地區的文化事業,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不禁想起一件往事:筆者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本單位的一位老領導是著名京劇演員張克的父親,張克早已是名滿天下的楊派老生了,但當時還算新秀。那張老先生京劇唱得也是十分了得,工老旦行當,不僅經常在單位內部的聯歡會上亮嗓子,而且對推動社區文化活動非常熱心。我曾聽過張老先生唱《打龍袍》,從“龍車鳳輦進皇城”一路唱下來,連同后邊那一大段超長的流水板,頗有李多奎“多爺”的韻味,令人不禁擊節叫好。也就是從那一次開始,我才明白嗓音條件是有著極強的遺傳性的,張克之所以唱得好,首先是拜父母所賜,給了他一副好嗓子,再有一條,就是自幼家庭藝術氛圍的熏陶,這在任何一種藝術門類里都是普遍規律。專業尖子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沒有民間的、業余的巨大底座,哪里會有金字塔的頂尖?文體不分家,體育也是一樣,人們總罵中國足球水平太低,原因可能很多,但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踢球的業余愛好者—尤其是孩子們—太少。

    由此可以想到,一個縣委書記,業余音樂愛好者,且不說他對推進當地文化建設負有一定責任,就算他是一個普通的、與公園里拉琴的老頭沒區別的人,靠著一種“丑媳婦不怕見公婆”的勇氣,敢于上臺在眾人面前秀一秀琴技,這本身有什么錯呢?人家又不是賣票走穴撈外快變相搞腐敗。

    愛好音樂無罪,敢于上臺則更是勇氣可嘉,因此,對“二胡縣委書記”,應該是多加鼓勵,而不是冷嘲熱諷。

    作者:韓曉波 本文來源:天津網-每日新報

    龍韻二胡http://www.lt4mia.cn





    您瀏覽過的商品